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用户中心
搜书趣 > 都市 > 失传秘术:赶虫师 > 第六百五十九章大结局

失传秘术:赶虫师 第六百五十九章大结局

簡繁轉換
作者:蛤蟆吵湾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3-02-22 23:20:30 来源:源1

xbiqugew,最快更新失传秘术:赶虫师 !

提醒林慕蝉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我将手中的鹿骨刀扔了出去,朝着呼啦啦那双碗口大的眼睛扔的,我只想打断一下呼啦啦的行动,结果我没扔准。

竟将鹿骨刀扔进了一个巨大脏器的伤口中,这个脏器是个巨大的生物,这是毋庸置疑的,鹿骨刀可以杀死一切生物,鹿骨刀扔进去的那一刻,呼啦啦的尾巴已经快刺着林慕蝉了。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响,我的胸口感觉被重击了,这时脑海中浮现出了虫怪那张脸,虽然还是很狰狞,但已经不恐怖了。

我顿觉周身充满了力量,那种力量源源不断的释放了出去。只听到耳边轰隆声不止。

等我睁开眼,眼前黑烟弥漫,一股烧焦的恶臭扑面而来,建筑物的墙已经全部坍塌,一点痕迹都不见了,头顶上飞扬着烧焦碳化的尘埃。

我刚才分明看见,鹿骨刀扎进了三星井脏器肉中,鹿骨刀一碰那肉,脏器就爆炸了,呼啦啦尾刺林慕蝉的举动,肯定没有得手。

脏器爆炸的冲击波,激发出了我的黑烟煞气,我估计林慕蝉也被激发了出来,那脏器虽然巨大,但爆炸威力并不大,炸不死人的,只是突如其来,如墙一样压向我和林慕蝉,唤醒了我们潜意识中煞气元能,脏器肉爆之后,紧接着就是我和林慕蝉的煞气爆炸。

等到烟雾稍稍散尽,我听到天空一个声音:王得鹿你没事吧?

我立即回应说:没事没事,慕蝉你快下来。

林慕蝉飞了下来,我见她除了灰头土脸之外,并没有受伤,林慕蝉问我说:为什么突然爆炸了呢,我割了那么多镰都没有爆炸。

我答道:是我的鹿骨刀刺爆的。

我没说自己救了林慕蝉,林慕蝉道:呼啦啦和方大同呢?

我道:咱们找找吧。

这时黑烟基本散尽了,我刚要迈步往前走,林慕蝉一把将我拽回来,指着地上说:你小心,地都被烧红了。

我低头一看,果然,除了我和林慕蝉站立的地方,地被烧的通红,无法下脚。

只能站在原地四下里望,还有淡淡的黑烟煞气没有散尽,林慕蝉眼睛比我好使,指着不远处说:得鹿,你快看,有一具通红通红的白骨。

好一会我才看清,惊道:慕蝉,那是人骨啊,是人骨。

那是方大同的骨头,肉瞬间烧化了,白骨被烧得红彤彤的。

林慕蝉又四下一望,用手一指说:快看,那是呼啦啦的骨头。

我顺着林慕蝉的手指方向一看,地上曲折躺着一溜骨头,也被烧得发红。正是呼啦啦的骨头。

原来脏器爆炸引发我和林慕蝉煞气爆炸,远比我们想象的大,因为在爆炸的时候我们都闭上了眼睛,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如果脏器不爆炸,我们的煞气元能也炸不死方大同和呼啦啦,脏器一炸,方大同和呼啦啦没了保护,变得脆弱了。

我和林慕蝉惊讶的对望了一眼,我俩都没想到方大同和呼啦啦这么容易就被炸死了,我还抱着必死的决心,想着和方大同或者呼啦啦同归于尽呢,甚至想着把天虫祭掉,没想到看似十分困难的事,就这样解决了。

等到黑烟散尽,我才发现,我和林慕蝉站立的位置,是一个大坑的正中央,就和当年北极虫母爆炸一样。

地面还是一片焦土,林慕蝉带着我飞了出去。

飞到半空我才发现,方大同整个营地都炸没了,三星井也没炸塌了。

爆炸圈外,还有两拨人在打斗,一拨是方大同原先三百部下,正在对半厮杀。

另一拨是我的朋友们,正在追打王山志。

我对林慕蝉说:快,咱们先去看霞散人那里。

林慕蝉带着我迅速飞到现场,朋友们都很惊讶,战斗空隙纷纷询问:刚才爆炸怎么回事?你俩竟还活着?

我没有功夫解释,说道:呼啦啦和方大同都死了,以后慢慢说。

看霞散人一听,急忙做了个停战的手势,这个时候大家正将王山志赶到一个巨大的沙坑里,不解看霞散人的意思,看霞散人说道:咱们应该不用打了,我估计王山志这会可能清醒过来了。

我们便站在坑边看着王山志,王山志坐在坑里,衣服上满是血迹,受伤不轻,眼神好像明白了很多,见众人都在坑上看着他,王山志道:你们先给我说说,咱们为什么要干架?

看霞散人一听便道:我说吧,给他讲讲吧,让他待罪悔改,这么大年纪了,也活不了几年了,没必要赶尽杀绝。

黄金童便嘚啵嘚啵的给王山志讲了起来。

远望另外撕斗的那三百来人,早已经停手了,我们这边一百五十人,打定了主意要拖住对面那一百五十人,忽然发现对面那一百五十人眼神清醒了,便越斗越慢,到最后停手了,我们这边的人都知道这场战斗的缘由,对面那一百五十人混沌不知。

原来被哗啦啦扎一下有解法,那就是,杀死呼啦啦,被扎之人自会清醒。

三百多人都向我们聚拢而来,我找了一块高处,将事情前前后后讲给众人听,让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山志听完之后,当即表态,自己被呼啦啦控制两次,已经失去真我,做下许多过犯,还望大家原谅。

话说到这个程度,大家也没法怪他,一切都是因为方外宝境之中出了个呼啦啦。这是当年剿灭呼啦啦不力所致,致使后来出了灵感大王,又出了王山志,最后被方大同阴谋策划,变得不可收拾了。

此役之后,大家公推我和林慕蝉作方外宝境中奇门的头儿,据说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我们俩功劳最大,杀死了罪魁方大同和呼啦啦,当然了,这也不是我俩本心所为,是激发潜意识煞气元能干掉的。另外,奇门中有规矩,谁最厉害谁就是老大,目前来看,没人能挑战煞气元能,这东西在人体之中好像比在虫怪体内还厉害。

但是,我俩谢绝了,不过我保留了规划方外宝境的权利。

奇门的人都回到了王山志的旧营地之中,王山志不受呼啦啦控制之后,常常对自己之前所作所为反思,因为有好几个人因他而死,此人并不是天生不善。至此奇门中也无甚要命的规矩了,大家行动颇为自由。

但我考虑到我们那边世界经不起奇门折腾的,和大家约法三章,临时不能走出方外宝境的大门,我承诺给他们建一座城市。

安排好之后,我和林慕蝉、柳向晚、黄金童出了方外宝境,汇合了张舒望和韦绿,历时两个月,前去了雪山,拜访了林慕蝉妈妈,给她老人家说了方外宝境要建城市,希望能搬过去一起住。老人家欣然同意。

后来又去了柳向晚家,和柳向晚的哥哥柳向晨以及柳向晚的父亲商量建造城市的事宜,这父子俩虽不是暗三门里人,但既然已经向他俩破相,什么话都可以说。

柳向晨最担心的就是资金问题,我说我们有的是钱,黄河大坝上的财物早就被张舒望和韦绿运走了。

柳向晨眼睛一亮说:那说干就干,我作为承建方,要拿走百分之十五的利润。

我当时和柳向晨握手成交。还是那句话,正当取利的都是君子,满口情义道德的肯定是骗子。

最后我们一起回到我家里,父母问我这么长时间去了哪里,我说出门打工了。他们为我的婚事着急,看着二老苍苍白发,我忽然想到,暗三门也许很新奇刺激,但是刀光剑影的日子过得有些厌倦。

在家住了一个月,父母开始好奇起来,问我们这帮人是不是干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整天无所事事的,花钱还大手大脚,并且嘱咐我,人要学好,不能误入歧途。

我只得说,我还要出门打工,每年回来一次。

我父母问柳向晚说:你们到底在哪里打工?

柳向晚说:在我哥哥南方的厂子里,林慕蝉是开小叉车的,黄金童是滚轮胎的,王得鹿是质检员,我是办公室主任。

我父母虽然将信将疑,也只得由着我去了,并叮嘱我,如果工作忙,年底可以不用回来,但是下次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有个对象。

我答应着。

过了中秋节,我们便回到了方外宝境中,这次林慕蝉将羽车运了进来。

大家开始忙碌着建一座城,黄金童在方外宝境外头的紫云山上重新召集暗三门人,将他们一批一批的送进方外宝境中,因为我们需要工人,也需要住户。

转眼间冬去春来,用了七八个月的时间,竟从方外宝境入口处建了一座城,东西二十里,南北十里,柳向晨因地制宜,请了长耳族人建筑师,全部用当地的沙土建造,最高建筑物竟盖到了十五层,并且有完善的给排水、供暖系统,是一座很另类的现代化小城。

自此之后,暗三门有了一个世外据点。

柳向晨还在紫云山宝镜入口的地方,修盖了一个度假村,入口便隐匿在度假村地下。

不知不觉暗三门人逐渐多了起来,人多的地方就有江湖,于是城内江湖纷争日渐嘈杂。

我们几个人实在呆腻了,便乘着羽车到处游历。

终于在方外宝境中寻得一片大湖,方圆几百里的样子,湖中有一座小岛,三百来亩,岛上生长着一种奇花,叫‘云烟夫人’。

春季之时,尤其好看,我们便在岛上结了五座茅庐,住了下来。

湖中产一种鱼鲜,只有手掌大小,油脂丰厚,鲜美异常,我们便过起了长河撒网,泥壁题诗的日子,扁舟散发,飘渺于江湖之间。

这种日子会上瘾的,每个月末我们都会将这种鱼鲜带出方外宝境,卖给柳向晨的度假村,换取些生活物资。

夏至的一天晚上,我和林慕蝉、柳向晚,三个人在湖边一块平石上,烤着鲜鱼,喝着小酒,花香沁人,远望湖水,接天碧瀚。

柳向晚忽然问道:你父母交代你找对象结婚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完成呀?

我笑道:结婚干什么?没劲!咱们小三口在一起多好?

林慕蝉嗔道:谁跟你小三口,我可不嫁给你。

柳向晚也笑道:我也不嫁给你。

我也笑了,饮尽一杯酒,望着天上月华千里流泻。

有时也有青云遮月,常常万里堆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